《第二十條》警示錄:切莫把影視當生活!-風君小屋幫我吧

第二十條》作為一部聚焦正當防衛、弘揚檢察工作主旋律的影視作品,自上映以來,人氣旺,口碑好,票房連續大賣,非常成功。

可能是因為長期從事刑事法律工作,我覺得雖然影視作品來源于生活,且要高于生活,但也不能升華過高,發力太猛。

這不,隨著各路人馬對《第二十條》的褒獎、推薦,昨天中午,我家小伙子看著推薦該部電影的短視頻,問我:“爸爸,別人打我,我能還手嗎?”

聽到小伙子這個問題,我心理咯噔一下,感覺有點慌。

這,也是我寫這篇小作文的根本原因。

這個問題,在我家不是個新鮮話題。

作為一位來自蘇北農村的老父親,從上小學開始,我就多次告訴小伙子:你不要惹事,不能欺同學,但是別人欺負你,你也不要怕,該打回去就打回去,但一定不能先動手,不能拿東西動手,鉛筆都不能拿,以免誤傷。有事情要及時告訴老師,老師不管,老爸去找。

雖然我的觀點沒有得到家人100%的支持,但我一直認為:人,還是要有點血性。

所以,這次我依然說:能還手,打不過也要還手;敢還手,就是態度,以后別人再想欺負你時,也要考慮考慮。但打不過,也要學會跑、要知道跑,不丟人。

小伙子問:能不能拿東西,如果對方拿刀呢,能不能奪過來?(這就是以前探討的龍哥反殺案后遺癥)

我說:盡量不要拿東西,特別是不能先拿東西,如果對方拿刀,你可以拿個棒子啥的,也可以把刀奪過來,其實奪刀也是非常危險的。

小伙子意有所指的展示了一下《第二十條》微信短視頻,問:還手不會被抓起來吧?

這可真把我嚇著了,我說:你千萬別信這個,等你再大一點,有時間跟著爸爸去開庭看看,你就知道,真實的生活可不是這個樣子。

然后我們探討了怎么還手。

我說還是不能打鼻子,一拳下去,鼻梁骨很容易骨折,就輕傷二級了。打肚子?肋骨也容易骨折。討論到最后,一致認為踢屁股相對安全些。

但也一致認為,真打起架來,哪里顧得上考慮這些。

最后我告訴小伙子:司法對好人的要求,是非常嚴格、甚至刻薄的,能忍盡量忍。

我的上述最后總結,是違背初心的,

依法,我應該告訴兒子:勇敢的還手,法律會保護你的。

但現實并非如此,我不能害兒子啊。

回顧、檢視近些年來的正當防衛的典型案例,哪一個能離開媒體的報道、社會輿論的高度關注、辯護律師的全力爭???

第二十條一直都在,法不能向不法讓步,這么簡單的道理,為何司法如此不堪?

有觀點認為,以前正當防衛條款的“沉睡”,是因為兩高一部沒有出臺《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》,該意見出臺后正當防衛的春天就來了,司法實踐真的如此嗎?

一檢討一反思就說是機械司法,是真的機械司法嗎?

對此,刑辯律師應該更有發言權。好友范辰律師的感慨,可作典型代表:

《第二十條》警示錄:切莫把影視當生活!-風君小屋幫我吧

(經范辰律師授權使用)

觸類旁通,還可以涉玩具槍案為例。

2016年天津大媽槍案,使此類案件的社會關注度達到頂峰;在系列案件的推動下,2018年3月兩高聯合發布了《關于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、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復》,對辦理該類案件提供了明確具體的指導意見。但時至今日,結果又怎樣呢?檢索一下“火柴槍”案、“鑰匙扣”槍案等,現實就是那么慘淡和赤裸。

許多案件,真的不需要多少法律專業知識,誰對誰錯,錯在什么地方,錯到什么程度,憑良知就能明斷是非。

普通群眾都能看明白,專業的司法人員看不明白嗎?答案顯然是否定的。

所以不要一檢討一反思就說機械司法,當作為法律監督者的檢察機關和檢察人員,在一些案件的辦理中,不再堅守法律監督的基本職責,只愿當個“端菜的”,結果可想而知。

所以,“我們辦的不是案子,是別人的人生”,從風靡一時到成為套話,也就轉瞬之間。我不會忘記蕪湖謝留卿案中,針對明顯違法的價格鑒定,時任副檢察長、第一公訴人當庭說我們就是這么干的,你們可以去訪一訪;不會忘記包頭王永明案中,時任檢察長、第一公訴人當庭說檢察官涉嫌受賄不是法定回避事由,無需回避;不會忘記湖北襄大案中,公訴人對案件存在諸多問題視而不見,卻大談良知發表公訴意見情形。。。。。

來源:海洋的法治筆記

▼今日推薦關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