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80.16億,這是中國電影春節檔票房的史上最高紀錄。

然而,現實就跟大王多次講過的K型分化一樣,這80億元的大蛋糕,幾乎被這三個人包攬。

賈玲的《熱辣滾燙》,27億,

韓寒的《飛馳人生2》,24億,

老謀子的《第二十條》13億,

賈玲韓寒老謀子,走的全是野路子-風君小屋幫我吧

如果你再仔細琢磨下這個三個導演,會發現他們有兩個典型特點,

一是,都是草根出身,祖上三代沒什么達官貴人,能到今天完全是逆襲,

二是,路子都特別野,賺大錢全靠一路升級破圈。

韓寒,一些同學可能熟悉,以前是新概念作文大賽的冠軍,上高一時毅然退學去當了作家,然后又當了賽車手,再然后又成了導演。

到今天,韓寒導演的電影票房突破60億元。

賈玲,以前是中戲的大專,學相聲的,后來去演小品,再后來上春晚,再再后來上電視臺搞綜藝,再再再后來當了喜劇演員,最后一路成了女導演。

百億票房級女導演,全世界也沒幾個。

至于老謀子,以前在村里插隊,后來在咸陽第八棉紡廠當工人,愣是要進步考進北京電影學院。

老謀子是學攝影的,畫面感特別唯美,奧運開幕式都由他操刀,但圈里人都知道,老謀子不擅長講故事,什么《有話好好說》《長城》之類的,都虧的一塌糊涂,而他非要把喜劇和思想性擰巴到一塊的軸,更是經常翻車。

但是在《第二十條》,老謀子成功了,要現實有現實,要槽點有槽點,要人性有人性。

賈玲韓寒老謀子,走的全是野路子-風君小屋幫我吧

看到了吧,這仨人,幾乎都是半路出家,野的一匹。

要按照傳統的看法,

韓寒你既然全國作文大賽都拿獎了,那高考肯定加分了的,好好學將來上復旦交大也說不定,2000年就敢退學,將來怎么養活自己啊。

而賈玲,你說相聲就好好說相聲,你演綜藝就好好演綜藝,你當演員就好好當演員,這咋忽然間減肥一百斤就頓時成了名導了呢?

賈玲韓寒老謀子,走的全是野路子-風君小屋幫我吧

至于老謀子,都一把歲數啥也不缺了,干嗎非得和自己較勁要拍故事片呢?

就因為這三人是普通人,所以不認命,不服輸,不自我設限啊。

野是什么?

野是不自我設限,

野是不被人定義,

野是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

野是一路在不斷的轉型升級,

野是向自己心中那束光的奔跑,

野是在外界的沖撞、打擊后清醒,心不死則道不生。

普通人要幾何級別的彎道超車,除了野,沒有別的辦法,

996何時是個頭?

02

大王經常在我們的星球里說,人不要自我設限,要擅長成為斜杠青年。

古人一直提倡的事君子六藝,孔子是詩書禮樂御射樣樣精通,古代版鋼鐵俠,

上到蘇秦、張儀,下到王陽明、曾國藩之類的,那更是出將入相,允文允武,進能帶兵打仗,退能吟詩作畫,忙能鋤地耕田,閑能看病算命,哪有什么職業劃分,妥妥的六邊形戰士。

把人培養成只會一個環節的專才,是流水線大規模以后出現的事情,是鋼鐵水泥的叢林出現后的事情,違背了人類千百年來的天性。

賈玲韓寒老謀子,走的全是野路子-風君小屋幫我吧

普通人要逆天改命,只能不斷超越被庸碌外界所定義的“崗位職責”,回歸本源,突破自我。

所以大王一直講,一個人要出人頭地,必須要有兩大核心本領,

一是要有賽道把握能力,看清楚這個社會究竟要發生什么,能抓得住中國5-10年一波的財富機會,比如當年的外貿、地產、互聯網。

賺大錢這個事,永遠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,所以才叫機會窗口。

二是要有第二增長曲線,如果一個人為了養家糊口,并沒有去干自己最喜歡和擅長的事情,那么你為數不多的天賦可能很快就會消耗殆盡,所以你要學習好相關的專業知識技能,激活自己的優勢,想好自己下一個5-10年靠什么生活。

大王的財經院是談賽道的,給一個導航儀和講解顧問團隊,讓你了解深層和未來的時代,

而進階課談你要提升自己、抓機會和搞副業所需要專業和知識,優惠券今天是最后的截止一天,掃碼可入。

了解這個宏大的時代和本質,知曉未來的方向和自己的對策,我們財經院的《東風與西風》系列,看完你就會豁然開朗。

雞蛋,從外打破就是食物,從內打破就是生命。

03

如果從專業的角度來說,這三部電影之所以火爆,是賣了人性中我們最追求的東西,

夢想、愛情、公平正義。

這些,歸根結底是一種大愛。

老舍先生曾說,

愛,是人中龍鳳才給得起的東西,他們有財力,有內涵,有修養,充滿了靈性,這樣的人才愿意給,并給得起,因為他們不用去算計計較,不用去權衡利弊。

而我們普通人,活著已經耗盡了全力,必須要權衡利弊爾虞我詐地為自己謀劃,哪里還有余力給的出真正的愛?哪里還有時間體驗這種真正的美好呢?

但是,人生在世既然活一遭,不去贏,不去愛,又有什么意思呢?

賈玲韓寒老謀子,走的全是野路子-風君小屋幫我吧

未來20年的離火大運,就是跳躍,就是升騰,

所以各位,以正合,以奇勝,在保住基本盤的情況下,

人生贏家就得野一點!

今天的股市,預計也很野,

問誰最野?應有CPO、AIGC。

笑看大漲十馀里,照野拂衣今正紅。